当前位置:云顶娱乐 > 房产 > 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王石在采访中

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王石在采访中

文章作者:房产 上传时间:2019-11-30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记者 | 张艺

周末,滴滴顺风车再造命案刷了屏,郑州空姐案余波未平,乐清20岁女孩再度出事,三月两命,滴滴在这件事情上真的用过心吗?

125亿的身价能捐70亿的曹德旺:个税应3万元起征

曹德旺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曹晖终于答应了父亲接管庞大的家族企业。他面前这位72岁的老人,是全球最大汽车玻璃生产商福耀玻璃的缔造者曹德旺。在此之前的很多年里,这位玻璃大王一直以宗亲血缘作为企业传承遵循的准则,他从未怀疑过长子继承的天经地义。

半个月在国内,半个月飞国外,已经73岁的“玻璃大王”曹德旺依然忙碌着。

同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炮轰了一系列的公司:从拼多多到腾讯、阿里一个也没有放过,称他们只顾利用人们的低级趣味赚钱。这个观点估计很多人是同意的,不少公司赚钱能力一流但恶评不断,终归是缺少社会认同的文化和价值观,当然在一片非议声中,也有一些公司很少被黑,像今天猫哥分享的这个人,最近负能量太多,需要一些新鲜空气提提神了。

“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我没忘记自己的过去,我现在还是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但曹晖并不这样认为。经历过西方教育和工作经历的洗礼后,他不愿再活在父亲强大的身影之下。玻璃行业的“天花板”,也让他有些望而却步。

福耀玻璃(600660.SH)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

以下正文:

2014年两会,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我员工的平均收入是6000多元,基本上都要被征收个税,这当然减少了他们的收入。如果按照通货膨胀的比例来算,现在的起征点应该是3万,而不应该是3500元。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我没忘记自己的过去,我现在还是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他要自己出去闯,像父亲那样去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去年底,曹德旺创立的福耀玻璃总资产已达到317.04亿元,曹德旺身家122.5亿元,排在中国富豪榜43位。

国内汽车行业今年会否继续下滑?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德国项目能否顺利改造?除了这些,还有“福耀二代”的接班问题。

最近,已经成为华大集团联席董事长的王石接受了某媒体的视频专访,而“红”起来的却是他的“土豪”老友、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

2014年,曹德旺建议将个税起征点定在3万块钱;今年,我国个税起征点拟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离三万块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外界很难猜测曹晖是否看到了这期节目,看到节目时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可以肯定的是,在过去的多年里,围绕这个问题,曹德旺对公司的高管早已释放过多次信息,而对于长子,曹德旺也无疑表明过心意。当天,他只是把曾经说过的话在一个公共空间里又重复了一次。

曹德旺女婿叶舒在2017年3月上任总经理一职,从去年业绩来看,中规中矩平稳渡过。不过,众望所归的指定接班人,曹德旺长子曹晖在出走三年后至今仍未归位。虽然有迹象显示,曹晖回归的步伐正加快。

王石在采访中“爆料”了曹德旺捐赠寺庙的一个小故事:

曹德旺的“穷人立场”让很多人动容,如果你了解他的创业经历,你会对这个企业家更加钦佩。

彼时的曹晖,42岁,正在福耀的工厂里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工作。而一个愿意与工人打成一片的“富二代”,他大抵上是不太愿意被父亲的光环所加持的。

“何时回归,我们也不清楚,有消息会公告。”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该人士还称,“曹晖随时可以上任接手管理。”

曹德旺带王石去福清黄檗寺,曹德旺看到有一片地就问准备盖什么,主持说要盖一座斋堂,曹德旺就问什么时候开工,主持透露钱还没凑够,曹德旺问多少钱,主持说1600万,曹德旺说“我出”,主持连忙说还有一条路和连廊还没算进去,曹德旺就问2000万够不够。

曹德旺创业史

相比之下,他的父亲曹德旺恰好在他这个年龄时,创立了福耀玻璃。

如果曹晖回归,福耀玻璃会有怎样的改变?

当然,故事嘛也要看完整,在此前的同一档节目中,曹德旺透露,他最终对黄檗寺的捐助是2.5亿,已经不再是一个斋堂那么简单了。

回顾曹德旺的创业史,确实很能体会文章开头所说“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这句话的含义。

曹德旺有3个孩子。按照福建当地的宗族条规,家族企业长子继位天经地义,很大程度上,他对女儿和小儿子在事业上倾注的心血,可能还不及自己的女婿。

业绩增长的另一面

而事实上,笃信佛教的曹德旺在慈善方面累计捐赠已经超过110亿了。

曹家四代为商,曹德旺的父亲曹河仁还曾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股东之一,但后来时局动荡,曹家被迫从上海迁回福州老家,不想一船财产全部沉入大海,只得依靠曹母变卖随身首饰才得以在老家建屋落脚。因为家境贫寒,曹德旺兄妹几人也常常是一天两餐,还是汤汤水水,而曹德旺14岁就辍学去放牛了。

出身于1970年的曹晖,在1989年高中毕业后,便被父亲安排进入福耀玻璃的车间,从最底层的岗位干起。

在叶舒接任总经理职位的第二年,2018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并未有表象般辉煌。

01

之后,曹德旺倒腾过各种小生意,倒过烟丝,卖过水果,还当过厨师,但他内心深处总有种渴望,“我想出去闯一闯,赚很多钱,不想老了以后像父亲一样把小生意当成人生的归宿。”

1994年,福耀进行代工厂向品牌国际化的转型,第一步是在香港成立进出口公司。曹晖被父亲派往香港,成为福耀香港总经理。

福耀玻璃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汽车线浮法玻璃、汽车玻璃等。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

22岁的曹德旺变卖了妻子的嫁妆,又借了些钱,在家乡收购白木耳去江西卖。眼看第一桶金就快到手了,但因为无法开具集体证明,曹德旺不仅赔得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堆外债。回到福州,曹德旺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掉了,最后只剩下一小间房子。他挨家挨户地解释,向乡亲们承诺,“短了的钱,一定会一分不少地给上”。

此后,他又被父亲派往美国留学。

年报显示,尽管行业形势严峻,但福耀玻璃依然逆势增长。其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达202.25亿元,同比增长8.08%;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20亿元,同比增幅30.86%。

曹德旺说,我穷过。

为了还债,曹德旺吃了不少苦头,去当苦力修水库,去农场当销售员卖树苗。

2000年初,福耀在美国遭遇反倾销官司。曹晖被父亲委以重任,于2001年8月开始任福耀北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持续4年的官司最终打赢了,曹晖也被父亲召回。

曹德旺在分红上也很大方。在2018年半年报每10股派4元后,又提出拟每10股分配现金股利7.5元。1993年上市至今,福耀玻璃累积盈利267.30亿元,累计现金分红136.52亿元,是名符其实的“现金奶牛”。

事实上,曹德旺本应该是一个“富二代”的,但出生于1946年的他显然没有赶上好时候。

曹德旺的确颇有做生意的天赋,不到一年就摸清了销售的窍门,最后整个村子的树苗都是他在卖,不但还清了欠款,短短2年时间,足足赚了6万元。

曹德旺看着这个严格按照他的计划培养起来的儿子,就如同看一块他亲手制造的汽车玻璃。

从利润变动来看,净利润增幅高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两处。

曹德旺的父亲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但时局动荡的年代,个人财富的折损并不鲜见,为避战乱,曹家从上海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但是家道也因此中落,生活陷入清苦,本应度过美好学生时代的曹德旺,开始了“投机倒把”的生活。

1983年4月,曹德旺承包了福清高山镇的玻璃厂,这家乡镇小厂年年亏损,当年便扭亏为盈。刚开始,玻璃厂专门生产水表玻璃。

是时候考虑接班人计划了。

第一笔,公司财务费用由2017年的4.19亿元,降至去年的-1.11亿元。主要原因是汇兑收入,报告期公司实现汇兑收益2.59亿元,而上期汇兑损失了3.88亿元。一正一负,汇兑差额超过6亿元。

1976对于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因为文革结束,而对于曹德旺来讲,也是一个人生转折点,因为他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异形玻璃采购员采购员,而正式这份工作让他正式跟玻璃结缘。

很快,曹德旺发现,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口汽车大量涌入中国,当时的汽车玻璃基本依赖进口,从日本进口的汽车玻璃一块就高达几千元,成本仅仅一两百元!耿介倔强的曹德旺不服气了,“中国难道只能依赖进口,被迫接受这种不公平吗?”

“接班的事情分三步走:第一步我们把总裁调整了,第二步把董事长交给曹晖,我去当名誉董事长。第三步,等曹晖到一定程度了,几年以后,我名誉董事长也不当了,让他全部拿去,这样就接班了。”曹德旺曾对媒体说。

第二笔,公司投资收益大幅增长29倍。主要在于公司2018年出售北京福通安全玻璃有限公司75%股权确认投资收益6.64亿元,而上年出售厂房等收益为只有0.39亿元。此处又增加了超过6亿元。

1983年,这家主营水表玻璃的异形玻璃厂快要走到了尽头,政府想要出手,曹德旺凭着敏锐的直觉,成为了地方政府的“接盘侠”,由员工直接成为了老板,而这个玻璃厂,就成为了福耀玻璃的前生,也成为曹德旺事业的真正起点。

“中国人应该有一块自己的玻璃。”

正当他以为一切尽在掌握时,曹晖却表现出对接班反感,甚至内心深处的排斥。

若扣除这两笔因素的影响,2018年福耀玻璃利润总额同比增长仅0.29%。险些未能保住增长势头。

而据曹德旺自己讲,他从水表玻璃转而做汽车玻璃,是来自与自己的一段经历。

两年后,曹德旺引进资本、技术和人才,正式进驻汽车玻璃市场,从芬兰引进了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全国各地搜罗技术人才攻关,经历了无数次失败考验,终于研制出汽车专用玻璃,当年便就狂赚70万。

事实上,早在被父亲派往美国留学时,曹晖真实的心意就已经让父子之间的嫌隙日渐扩大。因为和父亲赌气,他甚至6年不曾与父亲联系。但碍于父亲的强势,或许也有家族条规的约束,他又不得不对其服从。

在叶舒2017年上任首年,这种颓势已有所显现,当年福耀玻璃净利润增速只有微幅的0.14%,距2013年-2016年15%-25%的业绩增速相去甚远。

有一天他在工作中差点碰坏汽车的玻璃,司机对他说,“你小心一点,不要把玻璃碰坏了,那要几千块钱呢!”

1987年,曹德旺联合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成立了福耀玻璃有限公司。尔后,福耀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到90年代初,中国市场上的日本玻璃已销声匿迹。

但这种相处模式在时间的催化下终究不可持续,尤其当曹德旺日渐难以应付生意场奔波的疲惫,当曹晖再次表示对接班的反对时,曹德旺的反应变得直接且不容置疑:“他不愿意怎么行?他不来当董事长,叫我一个老头子怎么办?”

当然,真实业绩增速大幅收窄,与2018年大行业环境息息相关。

这对曹德旺来讲是一个刺激,一方面是成本低却卖出天价,司机所讲的“好几千块”的玻璃,日本的成本价200多,到中国卖8000元,40倍的价差;而另一方面,这个看起来暴利的行业,在中国却没什么人进入,甚至说是做不出来。

1993年,福耀玻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按照曹德旺的逻辑,长子继承属于“社会责任”。他不得不“花了很大代价请人去说服曹晖”。

从汽车行业来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汽车产销同比下降4.16%和2.76%,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汽车行业已基本告别高速增长期,转而进入稳健增长期。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曹德旺还真的筹划起他的汽车玻璃来,找人、找技术、找钱、找图纸。

2016年,“别让曹德旺跑了”的声音在网络流传,与当初“别让李嘉诚跑了”的观点相似,对他们“跑路”的担忧都来自于他们在海外的投资项目。事件源于福耀玻璃在美国莫瑞恩投资6亿美元建设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竣工投产。

曹晖再一次选择了服从。

福耀玻璃中国地区的业务已确然受到影响。受中国汽车行业产量下降的影响,公司汽车玻璃中国境内收入同比小幅减少0.64%。

最终曹德旺找到了福建工程院的专业人才、在上海买到了旧图纸并拉到了汽车工业公司的投资,在经过多次试验后终于制造出了成本不到200元的汽车玻璃,而曹德旺的售价却不过2000元。

对于这笔投资,曹德旺20年前就开始了。曹德旺对中美之间的成本等方面进行了比较,其结论可以简单概括为,美国的成本比中国便宜。

2006年,曹晖开始担任福耀玻璃总经理。外界一度认为,福耀玻璃的接班问题已变得毫无悬念。

整体业绩的稳定主要归功于海外市场。因海外战略提前布局,福耀玻璃汽车玻璃国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4.42%。

但是问题在于在汽车的配套市场上,低价并没有得到汽车厂商的认可,但厂商不认维修商认啊,曹德旺转而拿下了汽车配件市场。

最近几年每年曹德旺都捐10个亿。别人说他是中国首善,但他说只是有钱人捐了一点小钱。

曹德旺也渐渐过上了退休生活。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给前来取经者布道,是他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

在去年营收构成中,福耀玻璃国外营收占比继续提升,由2017年36.39%增长5.41个百分点上升至41.80%。

1987年,主营汽车玻璃的福耀玻璃成立,而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A股市场,而此时曹德旺早已从竞争白热化的配件市场转回到了其最初想要攻下的配套市场,专门为汽车厂商提供汽车玻璃了。

125亿的身价能捐70亿,中国哪个企业家有这个魄力?

但父子间被掩盖的矛盾并没有消失。

这当中,福耀玻璃美国项目功不可没。

如果从曹德旺接盘开始算起,短短十年,曹德旺将一个乡镇企业经营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而曹德旺也从一个乡镇企业主,成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市场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玻璃大王”。

接班人计划

此后,曹德旺在回答外界关于接班人的问题时,说的最多的理由依然是“曹晖是我儿子”。在他的价值观里,血缘本身就是最正当的理由,他忽略的,恰恰是曹德旺的儿子也试图证明自己的初心。

这一项目的布局始于2014年,当时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独资组建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王石在采访中

关键词: